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小熊猫宠物多少钱 >> 正文

【浪花·回眸】抑郁症患者(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NO.1

班上学生正在参加4x100米接力赛,还有学生在参加跳高比赛。运动场上一片沸腾,加油声、呐喊声此起彼伏,我的心里却是乱成了一团麻。按照常理我应该带领班级的学生站在跑道旁为她们加油助威,因为我觉得自己就是班上孩子们的主心骨,就是她们努力拼搏的动力。三年来,学校大大小小的活动,我都和他们共同参与,我感觉有我在,孩子们会更加全力以赴。但是今天我不仅不能和其他班主任老师一样站在班级队伍里给她们鼓劲,还得尽可能地远离班级学生,免得让他们听见我和家长的谈话内容。面前家长的“抑郁症患者也是神经病患者,我强烈要求班级把他开除了,我得为我孩子的安全负责”的叫喊远远压过了运动场内的喧天加油声。我把目光从遥望运动场中我的学生们转向面前的家长:这是个很干练精明的中年女人,时髦的衣着,精致的妆容和咄咄逼人的眼神让我觉得她的声音格外刺耳。我走向离运动场更远的紫藤廊桥下:“您不要激动,坐下我们慢慢谈。”

“这还有啥好谈的,我就要求他父母给我孩子看病,还有班上要开除他,把他送精神病院去。”我的眼睛眯了起来:“昨天晚上已经给你家王凯做了CT检查,并拍了X光片,医院诊断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胳膊有点擦伤。”“不行,还得给我孩子做磁共振,还要做心脏彩超,我孩子是为班级的事情被他打的,心脏吓坏了。再者说了,剩四十多天高考,他打我孩子严重影响我孩子的学习,让他家长要给我孩子付一定的精神赔偿费。还有……”我打断她的话:“你确定你孩子没有责任吗?两个学生打架赵佳乐不是也受伤了吗?再说,现在赵佳乐还在医院。”“老师,你啥意思?你意思是给我孩子不看病了?赵佳乐住院是精神抑郁,又不是我孩子打的。”

我实在没法和她继续沟通,于是建议说:“这样吧,你先冷静冷静,赵佳乐的家长下午也会到学校来,到时候我们再详细谈好吗?”家长立马回应道:“我下午还要上班,我下午没时间,你现在就打电话叫他们来学校!”我直视着她的眼睛:“他们还在市康复医院检查,你确定赵佳乐不是你孩子刺激的,你觉得所有人就得围着你和你家孩子转是吗?你确定赵佳乐家长不会责怪你家王凯吗?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你是本着处理问题的目的来的,就请先冷静冷静,和你自己孩子好好谈谈!”我很不客气地回敬她,然后转身离开。

NO.2

赵佳乐是我的科代表,王凯是我班上的班长,这两个学生都性格稳重、学习成绩优秀,在班上学生的眼里,都属于优等生。王凯本来是副班长,主管班级考勤和卫生。但是由于正班长要回原籍参加高考,两周前转回原籍学习,王凯就正、副班长一身兼了。王凯话不多,班级管理能力还是很强的,班上的事务管理得井井有条,王凯还打得一手好篮球,身边总有几个爱打篮球的跟班。当然,高三的班级事务随着高考的临近其实也没有太多,就是日常的班级管理,最主要的还是考勤和卫生。最近由于学校召开运动会,为了班级学生的参赛项目,王凯也是费尽了心思。学生大了,考虑问题就多了,往年的个人项目参赛的人很多,班级六十三个人,其中有四个人就是去年一百米、四百米、跳高和三级跳远这四个项目的破纪录者。学校里好多老师戏谑说我们班的学生可以组织个运动队了,因为班级里运动型人才太多太多。

临近高考,学生们的神经绷得太紧,我个人比较倾向于他们参加运动会项目,毕竟是高中三年的最后一个运动会了,希望他们给学弟学妹们、给学校留下美好的印象。况且弦绷得太紧会断的,我也希望他们能借着参加运动会的项目放松一下绷得太紧的神经,舒展一下疲惫的大脑。于是,在班级中我极力动员、也要求班委会成员尽力参与。王凯和赵佳乐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了争执。

赵佳乐性格腼腆,写得一手好作文,行文中温婉娴静,有同龄男生不多见的多愁善感,他的习作常常被我在课堂上范读,班上女同学甚是崇拜他。而且赵佳乐还是学校广播室的播音员,主播学校的“校园之声”栏目,很是受学校师生的好评。再加上赵佳乐外形清秀俊雅,班上的女生大多喜欢找赵佳乐研究习题、谈论读书心得。班上的许多男生不知是嫉妒还是排斥,班级活动中总是有意识的冷落孤立赵佳乐,甚至有时当众喊赵佳乐“娘炮”。对此我很是生气,可是这样的事情在班级也不宜大肆处理,于是私下里多次告诫几个班干部不许给学生起外号,禁止叫男生“娘炮”,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都是很敏感的,我很不希望由于他们的妒忌、排斥产生什么不良的后果。

NO.3

今年的运动会参赛项目的填报上,集体项目申报迅速完成,4X100米男、女生接力赛,4X300米男、女生接力赛大家都踊跃报名参加,田赛项目的报名填报也还可以,但是到了竞赛上就出现了问题,长跑报名人数明显少于往年,男生3000米就纯粹没人报。我在班上动员了几次,还是没人报名,于是我很是生气,报不报名是态度问题,能不能拿名次是素质问题,没人报名就说明班级学生态度有问题。训斥一番后我气呼呼回了办公室。后来王凯告诉我,他和赵佳乐参加了男子3000米的项目。当时我很是欣慰,觉得这两个学生真的很不错:能急班级所急,是很称职的班干部。后来想起王凯还是去年3000米的季军后就更加高兴。

运动会前一天,秩序册发下来后,请了几天假刚返校的赵佳乐才知道王凯给自己报了3000米,赵佳乐很是生气,从不擅长运动的自己怎么可能跑得下来3000米,于是和王凯吵了一架,王凯告诉他说是班主任说的“参不参加是态度问题,拿不拿名次是素质问题”,噎得赵佳乐直生闷气。

晚自习的时候,不知道谁把喝完的饮料瓶扔在了垃圾桶外,被值周检查的老师发现,扣了班级的卫生得分,按照班级的卫生管理制度,卫生检查公布得了差评的要惩罚当天值日生继续值日一天。于是,倒霉的赵佳乐又扫了一天地。和赵佳乐一起值日的学生有事请假,赵佳乐一个人清扫教室时班上好多女生给帮忙打扫。平时总喊赵佳乐“娘炮”的几个自诩很“MEN”的男生很是嫉妒,于是,又在晚自习上后给垃圾桶边扔了几个纸团,结果,又被值周检查组看见,赵佳乐又被王凯罚明天继续值日。赵佳乐三节晚自习的时间都在气得牙痒痒,但是,碍于教室里人多、老师也在教室辅导就一直憋到了下晚自习。

回到宿舍的赵佳乐想到了“被参加的3000米”,被不停惩罚的值日,新仇旧恨一起迸发,狠狠地骂了王凯一顿,王凯也很气愤:“我严格按照班规管理,怎么就是小人了?”一来二去,就口不择言了,“娘炮、吃软饭”等词竟口无遮拦的冲了出来,于是,平日里温文尔雅的赵佳乐操起了宿舍的铁腿三脚凳砸烂了宿舍的桌子,并推倒了几个明显拉偏架的同学,一凳子砸在了王凯的胳膊上。在一阵鸡飞狗跳中,赵佳乐的衣兜里掉出了一瓶药,同宿舍学生捡起来发现是治疗抑郁症的药物,然后全宿舍哗然。然后学校值周组赶到,送王凯去医院检查,并在那几个煽风点火拉偏架的“MEN”学生的提醒下连夜联系赵佳乐家长并把他送走,说是赵佳乐平日里情绪抑郁,但现在情绪狂躁,不宜在学校住。

NO.4

我知道消息已经是早上六点了。早早来到学校查问了事情的缘由,心里不禁发疼,给他们带了三年课了,我怎么没发现赵佳乐是学生们所说的抑郁呢?我感觉他只是腼腆而已,他的作文中也没有很浓郁的悲观消极抑郁思想啊。也许有,只不过我没在意而已吧?!因为我总认为人都是有些轻微抑郁的。那么有才情的一个男孩子,见人总是腼腆一笑的乖学生、播音室里那么专注朗读的赵佳乐怎么会是抑郁呢?心口一阵阵地发疼。在班级严肃告诫本班学生不许议论昨晚本班男生宿舍发生的事情,不许外传、不许谈论。并吓唬他们,一旦发现班上有人谈论赵佳乐的事情立马勒令回家反省。

安排学生在运动场看台本班位置坐好,拿起电话想打给赵佳乐的姑姑时手机铃声响了,接通后我就听到了王凯妈妈尖利的训斥声、指责声、咆哮声……似乎王凯的胳膊是我打伤了一样,心口不禁一阵阵郁结。虚荣心很强的自己一直霸占着年级优秀班集体的称号,班级的口号是“让流动红旗在我班不流动”,自己一直以为所带的班级是全校的楷模,是样板,是标杆,可是现在……剩下四十多天的时间了,却在班上出现了学生提铁凳子打架的恶性违纪事件,还出现了一个抑郁症学生,这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但是这笑话却一点也不好笑,我感觉脑袋一阵阵发疼。

NO.5

问过值周组,他们告诉我,当时赵佳乐情绪非常激动,一直抓着凳子要砸王凯,宿舍学生说是赵佳乐疯了,他们担心赵佳乐精神有问题。平时一直文静的学生突然间亢奋这不是好的征兆,并且赵佳乐本人还有治疗抑郁症的药物随身。于是值周组就连夜把人送到了市康复医院检查,并电话联系我,但是当时我的电话已经关机,于是,只好早上第一时间联系我,让我联系家长去医院接管学生。

赵佳乐的情况我还是很清楚的,他的父母早在赵佳乐上小学时就因为车祸双双离世。赵佳乐和他的奶奶被在市上做生意的姑姑接到了宝鸡同住。他的姑姑自己有三个女孩,对赵佳乐这个唯一的侄子是非常疼爱的。赵佳乐的作文中曾经写到过她的三个表姐,对自己的姑姑和奶奶也是充满了爱和感激。赵佳乐的姑姑曾到学校来为赵佳乐请过假,那是个很干练朴实的女人,待人接物很是热情厚道,做事也是干脆利落,对赵佳乐的呵护和爱更是溢于言表的。这样的家庭氛围,这样的孩子怎么会是抑郁呢?坐在一片喧哗的运动场上,看着眼前热闹的场景,我的心情却沉重得像一口倒扣的黑锅,找不到翻转的抓手。

NO.6

往年三、四月份是高三学生的焦虑期,市一检市、市二检的成绩会让学生精神高度焦虑、恐慌,对成绩的过分关注,对高考的莫名恐惧和期待,很矛盾也很残酷地考验着这些十七八岁的孩子,而我们也是在他们的焦虑中焦虑、恐慌,但是还要伪装成淡定,并伪装成阅尽千帆的模样指引着他们如何应对当前的焦虑,其实我们内心也是莫名的焦虑、紧张,唯恐自己的一时疏忽影响了他们十二年的努力。

也许,赵佳乐的反常表现就是考前焦虑的症状,但是他随身带着的药又是怎么一回事?我掏出手机,走到远离运动场的地方,打给赵佳乐的姑姑。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通,电话中是她略带疲倦的声音,沙哑中难掩恐慌难过:“老师啊,医生诊断的结果就是严重抑郁症,这要怎么办啊?”她抽泣了起来。我一阵茫然,要怎么办呢?原来他早有抑郁的症状,他的家人也在给他暗中治疗,只是他们都瞒过了我而已。

放下电话,我走到了班级队伍里,看着这一大群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心情没来由的沉重,也许他们中又有谁哪一天也会石破天惊的爆发出来,被大家惊恐的认为是疯了。目光一一略过这些年轻的青春容颜,我的心莫名的疼痛。

NO.7

王凯的母亲又打来电话,她和王凯一上午的时间坐在运动场外的紫藤花架下,也不知道嘀咕了些什么,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十几个小时了,早上一到校王凯母亲就兴师问罪来了,我还没有机会找王凯单独谈话,王凯还没有主动给我一个交代,我心里隐隐对王凯产生了不满。

王凯母亲的态度没有早上那么激烈了,她有点不自在地说:“老师啊,我做个让步吧,让给我孩子赔点医药费……”,我打断她的话,目光直指王凯:“王凯,老师一上午在等你来给我个交代,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不给我说点什么吗?”王凯的眼神有点闪烁。我径直走到一边,王凯讪讪地跟上,王凯母亲看见我极其疏离的神色,终于放开了拉住他儿子的手。我再一次问他:“作为班长,作为当事人,我认为你应该坦诚地和我说点什么吧?”

王凯随我走到了远离她母亲的地方,“老师,我对不起你的教导,我对不起赵佳乐,我该打!”他哭了起来。我很惊讶,他不是受害者吗?他的母亲一开始就咄咄逼人的要继续给王凯做磁共振,继续做各种该做不该做的医疗检查,还要把赵佳乐送精神病院吗,怎么现在……?我没有说话,耐心等待着王凯继续说。等王凯哭完了,才告诉我事情的原委,他之所以给赵佳乐报了3000米,原本就是对赵佳乐的报复。王凯的同桌杨琪琪最近很崇拜赵佳乐,每天给赵佳乐读一篇高考作文,赵佳乐听完还给以点评,指导类似的作文题目在实际考试中应该怎么写。杨琪琪感觉这几天来自己作文进步明显,于是每天给赵佳乐带点好吃的作为感谢。王凯看见原本带给自己的好吃的东西都给了赵佳乐,很是生气,再加上赵佳乐和班上其他男生不怎么来往,于是就私下里说赵佳乐是娘炮,专爱吃女生的小吃,专门讨女生欢心。这些话传到赵佳乐的耳朵里赵佳乐却理都不带理的,继续给杨琪琪和几个作文比较差的女生指点,继续和她们研究探讨复习题,继续和她们分食各自的小零食。王凯愈加有一种被藐视、被掠夺的屈辱。于是,就有了“赵佳乐的被报3000米”。至于后来的罚一次次的值日,王凯也是很委屈的:“我也没想到我那几个篮球队友会一次次地帮助我为难赵佳乐。”

成都癫痫病治疗中心
良性癫痫可以不吃药自愈吗
儿童癫痫病究竟要怎么治疗

友情链接:

马毛蝟磔网 | 康辉旅行社 | 清明节几月 | 兵马俑一号坑 | 狗狗喜欢什么玩具 | 元服装批发市场 | 数学中的希腊字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