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皮皮去广告 >> 正文

【八一】老尾巴(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在一口古老的大池塘里,生活着一群同样古老的青蛙。说它们古老,只是指青蛙在这口大池塘里世代繁衍,历史非常悠久而已。春天如期而至,池塘边的芦苇根爆出密密麻麻的新绿,春草也破土而生,在晨露般的阳光里摇曳着可爱的小脑袋,仿佛刚从沉睡中苏醒。池塘里更是乌鸦鸦的,欢快游动的蝌蚪把整个池水都染黑了。池塘四周是成千上万的小蝌蚪脱颖而出后遗留的“胎盘”,像结着一张张渔网。

小蝌蚪在大池塘里潮涌潮落,争先恐后地抢食水中春天带来的微生物,它们比身子都大的嘴巴,一刻不停地吧唧,一刻不停地吸收春天的能量。它们都有着巨大的长尾巴,在水里拼命地摇摆,把自己送到大池塘的任何一个角落。神奇出现了,小蝌蚪变成了大蝌蚪,它们的腹部长出四条腿来。四条腿迅速长大,居然比它们的大尾巴还管用,尽管它们仍旧用尾巴在水里游动,但有了四肢的帮助,简直太轻松了。

它们不再满足于生活在水里,当其中一只大蝌蚪胆怯地爬上岸,在池岸上晒太阳。顿时引起了轰动,整个大池塘炸锅了,无数大蝌蚪纷纷效仿,占领了池岸。又一神奇出现了,大尾巴掉了,大蝌蚪摇身一变,华丽转身变成了小青蛙。它们凭着四肢,离开了池岸,上岸到杂草地里生活,寻找新的食物。一辈子都在陆地生活的昆虫,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竟然成了从水中来的怪物的佳肴。小青蛙获得更大天地的同时,也获得了更多的生存资源,它们迅速从小青蛙长大成了大青蛙,开始在陆地群居生活。

但有一只大青蛙却离群索居,常常躲在植物掩饰的隐秘处,独自哭泣,任凭别的青蛙如何邀请它,也不肯显身。当然,青蛙未必就是群居动物,彼此也漠不关心,平日里更是为了抢夺食物而殴斗,所以对那只害羞爱哭的青蛙,少有青蛙关心。邀请它的只是一只老青蛙,说它老,是因为它是去年生的,经历过严冬的青蛙所剩无几,而它也看淡了很多东西。大青蛙听见叫声,就藏得更隐秘了。老青蛙摇头,去田野里捉了虫,悄悄地放在它边上。几天后,大青蛙不知是出于感激,还是克服了胆怯,在老青蛙送来虫时,探出头来对它说谢谢。老青蛙别头就跳走了。又有一次,老青蛙刚要走,一声惊雷,大雨倾盆,大青蛙慌忙拉住它,一起在植物的大叶下躲雨。

老青蛙和大青蛙并肩而站,老青蛙问它病了吧?大青蛙摇头。那你是脚不好?大青蛙又摇头。老青蛙百思不得其解,又问你怕这个世界?大青蛙点头。那你到底怕什么呢?大青蛙缩了下身体,但尾巴大了藏不住,就从它身体底下露了出来。大青蛙几乎要哭出来了。老青蛙也愣住了,但随即它就镇定下来,关切地问道:“你是怕这个吗?”

大青蛙默默地点头。老青蛙说:“这有什么好怕的?”

大青蛙说:“大家会笑话我、歧视我的。你们都没有了,只有我还有。”

老青蛙说:“莫怕,你不愿被他们看到,那就和我在一起吧,我们一起捉虫,一起玩。”

大青蛙也渴望有朋友,就说好吧。从此,大青蛙和老青蛙生活在一起。但世事难料,其他青蛙难防,生活中总有意外,就让其他青蛙看到了它的大尾巴。于是一传十、十传百,大青蛙依旧留着大尾巴的丑事就在青蛙群里传开了,它们还给它取了个绰号,叫“老尾巴”。

大青蛙害怕极了,但好在有老青蛙在身边,时时安慰它,才使得它没有绝望。有一次,几十只不入调的青蛙故意围住大青蛙,模仿它扭尾巴的动作,肆意污辱它。老青蛙挺胸而出,责问它们有尾巴吗?它们说没有,它们是青蛙,怎么会有尾巴呢?老青蛙就让它们摸自己的屁股。它们还真摸了,没有呀。老青蛙又问它们,你们是从蝌蚪变来的吗?它们说是,那又怎么样?我们现在早就不是蝌蚪了。我们是青蛙,没有尾巴的青蛙。多少漂亮,多少高贵,不像有的青蛙,依旧是幼稚的蝌蚪,活得多么可笑,多少可耻。老青蛙说,你们这是忘本,忘了初心。大青蛙留着尾巴,是返祖现象,你们瞪大了眼睛,好好瞧瞧吧,它就是你们祖先的模样。你们觉得祖先可笑吗?你们觉得祖先可耻吗?大青蛙就是一面镜子,就是来照见你们灵魂的,让你们看清楚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老青蛙还说,大青蛙就是上苍的安排,是青蛙史上必然的圣物,因为你们这些东西都忘了自己是谁。老青蛙的一番话,把这群青蛙说跑了。大青蛙依旧和老青蛙生活在一起,尽管它们走到哪里,总有青蛙在背后指指点点的,笑它是老尾巴。大青蛙也仍旧畏畏缩缩的,尽管老青蛙一再强调,它才是青蛙中的青蛙,它行走在天地间,是带着上苍特殊的使命,它应该值得骄傲才是。但它始终骄傲不起来。

秋风渐深,转眼间冬天即将来临,老青蛙带着大青蛙,找到了一处新的冬眠地,朝阳、干燥和温暖的土坑,老青蛙让大青蛙先趴下,盖上松土和枯草,自己这才趴上去,盖好。那是个百年一遇的寒冬,雪下到天老地荒,冰结到十八层地狱,熬到春暖花开时,大青蛙钻出土坑,却再也无法唤醒老青蛙了。大青蛙守了数日,才痛苦地埋了老青蛙。经过这个严冬,它的老尾巴掉了,这时候它才明白老青蛙的用心;它像老青蛙那样,怀着特殊使命感,穿过空旷的不见一只同类的野地,来到池塘边,守护着一池潮涌潮落的蝌蚪。

写于2020年2月11日

癫痫病的临床手术治疗
治疗癫痫的西药有
南京中医癫痫专家

友情链接:

马毛蝟磔网 | 康辉旅行社 | 清明节几月 | 兵马俑一号坑 | 狗狗喜欢什么玩具 | 元服装批发市场 | 数学中的希腊字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