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皮皮去广告 >> 正文

『指间★小说』果儿的微笑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果儿,该吃药了。”林叔手里拿着一大把五颜六色的胶囊和片剂边走边焦急地喊,在病房的拐角处,和我撞了个满怀。

我还没回过神来,随着一声“来了”,一个满头汗珠女孩从一个病房里一蹦一跳的跑了出来。她长长的睫毛下面有一双稚气的大眼睛,恍如两颗水晶葡萄。一头折射着栗色光泽的秀发,柔顺纤长。

果儿,我就这样认识了。

“你又干嘛去了?”林叔爱怜的问果儿。

“出去帮隔壁奶奶叫医生了,他儿子今天上早班,我怕奶奶睡着了,点滴打完了回血。”果儿用手指撩着刘海嫣然一笑,随即搂着林叔的脖子撒娇起来。

后来,我从病友那里,对果儿和林叔有了更深的了解。

果儿今年刚满20岁,是林叔最小的孩子。因为前面是两个儿子,林叔视果儿为掌上明珠。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果儿长这么大,头发从来都是林叔帮她梳理的,那柔顺的发丝,在林叔手里,就如一丛倾泻直下的布!

夏天的一个早晨,果儿正要去上学,突然摔倒在楼下的院子里,膝盖蹭流了血,这本来是一次生活中寻常不过的意外,没想到却是一个家庭不幸的开端。

果儿发烧持续一周不退。全家人都很焦急。在林叔再三劝说下,果儿才跟老师请了假,并答应随爸爸一起到市医院去做检查。

“血癌?不可能!”,当医生告诉林叔这个诊断的时候,林叔瘫倒在地上,老泪枞横。他怎么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还有一个月,果儿就要参加高考。她报考的是大连的一所高校。对于美丽的海滨城市大连,果儿从小就有一种向往。她很小就收集着这座城市的点滴。大连的端庄凝重,大连的英姿绰约,大连的朦胧缥缈,还有校园里春光明媚、鸟语花香的幽静,早已深深的烙在果儿的心里。尤其是星海广场的华表,更像一座璀璨透明的灯塔,指引着她奋斗不息的希望!

尽管林叔在果儿面前竭尽其能地表演,细心的果儿还是从爸爸那隐约的反常里,觉察到了自己病情的严重。她再三恳求医生,才知道自己是血癌晚期。

那天,天空如白色浆染过一样苍白。果儿拖着沉重的脚步,在父亲的陪伴下来到了湖边。她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清澈的眼眸渗出一滴清泪,摇摇欲坠。泪花定格在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里。那里有老师、同学们亲切的面容;那里有一家人团聚在一起放鞭炮迎新年,还有他梦中的海滨城市大连……她感到这些美丽的记忆一会儿清晰,一会儿又渐渐模糊远去。

阳光划过天际,果儿突然感觉心口有一种灼热的痛疼。就在果儿要倒下的那一刻,林叔用坚强的手臂撑起了果儿瘦弱的身体:“孩子,爸爸在这里!“果儿趴在林叔怀里,泪如雨下……

从那以后,果儿再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除了密切配合医生的治疗,就是和病友们讲一些校园的故事,帮助病友做一些琐碎的事情!她灿烂的笑容里洋溢着对生活的热情,给病房的人们带来了无限的欢笑!果儿常说:“在我难过或者快乐的时候,我希望我的微笑能给你们带去温暖!”

南方的夏天异常炎热,整个黄梅季节,都是潮叽叽粘乎乎。暗沉沉的天空,泛出热烘烘的黄光,晃得人头晕目眩。

林叔和往常一样,每天早晚给果儿梳理头发。这天,果儿死活不让林叔给自己梳头。还俏皮地说林叔的手太粗糙了,把头发都勾断了。其实,林叔知道果儿最近开始脱发了,大把大把的头发拽在林叔的手心,根根发丝揪着林叔的心。果儿看着林叔皱起的眉梢,一下子眉欢眼笑地安慰着父亲:“没关系的,等病情好了,头发还可以再长起来的,到时候比这个还要漂亮乌黑呢。”说完拿起林叔手里的梳子,自己轻轻的梳理着,林叔和病房的人们都潸然泪下!

日子在慢条不紊中一天天溜去,果儿的头发也依稀掉落了,林叔给果儿买了一顶粉红色的花边帽子。帽子遮盖下的果儿,脸蛋还是那样的年轻稚嫩,青春而美丽。病房里所有的人越发地喜爱这个活泼开朗的女孩了,甚至她的朗朗笑声与轻灵的身姿已经成了听觉和视觉中不可或缺的习惯。

那一夜,23点48分,护士们还没有交班,果儿给同病房的阿姨递了一张纸巾后,就说自己有些累了,想躺下休息一会儿。果儿睡了,轻轻地闭上了双眼,眼角出渗出两滴清泪,似一朵含露的荷花,浅浅的笑靥,嘴角蠕动着,似乎想说很多很多...果儿走了,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无限的眷念,带着亲人的祝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那一夜月色不再皎洁,它惨白、浑圆,它带着诡异的气息,在云雾中穿行, 演绎着一种悲伤的美。

“孩子,爸带你回家。”林叔抱着果儿,一边摸着果儿苍白的脸蛋,一边把头深深的扎下去……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固。

后记:一些事情渐渐变得淡灭,但是你知道它存在过。生活有太多无奈,我们无法改变,也无力去改变 。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就像是流星,瞬间迸发出令人羡慕的火花,却注定只是匆匆而过。果儿,一个鲜活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来不及对爸爸说声我爱你,来不及对梦想说声再见。

那段时间,我往来医院,每天看着病人从焦虑到欣喜,从痛楚到欢愉,经历着生与死,病人换了一批又一批。一直想把果儿的故事用文字的方式写下来,每次下笔都觉得哽咽无力。一直都记得林叔那种无法言表的心疼,那种无法呼吸的心悸!还有果儿爽朗的声音和无邪的笑容。

初冬了,一切都在变化,唯一不变的是病房那泛着冷气的白烟,在空中寥寥然然……

贵阳癫痫医院在线
癫痫病治疗最新方法
海口癫痫病专科医院最好吗

友情链接:

马毛蝟磔网 | 康辉旅行社 | 清明节几月 | 兵马俑一号坑 | 狗狗喜欢什么玩具 | 元服装批发市场 | 数学中的希腊字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