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宽带有流量限制吗 >> 正文

【春秋】蹲点玉泉镇(小说外一篇)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张一民星期一上班,刚泡好一杯新茶,还没有喝上一口,杨副部长就到办公室来通知他,说赶紧准备准备,要去玉泉镇下乡,车都来了,说走就走。杨副部长也是一副匆忙的样子,张一民就没有再问什么,赶紧简单收拾了一下。那杯还没有顾上喝的茶水,张一民本来打算不带了,后来想了想,此去玉泉镇,再好的车,也要跑一个上午,最后还是装进了公文包里。

张一民慢慢腾腾从五楼下来,看到停在一楼的三菱,才赶紧跑快了两步,单位的一把手,组织部王永章部长已经坐在车里了,就坐在副驾位置。杨副部长也已坐定,好像专等着他一个人。张一民赶紧上了车,啥话都没敢说。车子从县委大院出来,王部长说,先到电视台,语气不容更改。显然,这是要带个记者,说明这回下乡要做的工作至关重要。

出了县城,三菱车就在通往玉泉镇的路途上飞奔起来。王部长首先打破沉默,冲电视台的江记者说,小江啊,跟我们下乡,乐意不乐意啊。江记者经常跟着组织部的人下去,跟部里的人都熟悉,虽然当着部长的面,多少有些拘谨,不过她还是回答的很得体。跟着张部长下去,沾着领导的光,难得吃香一回,哪有不乐意的。听说跟您要去玉泉,我可是八条腿跑来的。听着江记者的马屁话,杨副部长赶紧拍手赞同,张一民也跟着拍了拍。

这次我们去玉泉镇蹲点,抓基层组织建设,是县委申书记亲自安排的工作,你们几个,也是人家亲自钦点的。大家下去不能辜负组织希望,要尽职尽责,搞好工作。具体任务,下去杨部长会给你们安排。看得出,王部长这时心情不错。杨副部长正准备顺着王部长的话,说点什么,嘴里还没有发出声音,王部长已经转换了话题。大家先说点轻松的,工作吗,别太累了,啊。听到这回下乡竟然是县委书记亲自安排点将的,张一民心里感到很自豪,能够把工作干到进入县委一把手的视野,还是满不错的。多少人,天天忙得屁滚尿流,连书记的面都没有见过,也就封死在单位领导那儿了。这年月,要有点进步,可不容易。

接下来,就是洗耳恭听王部长的精彩段子了。多少次跟着头儿下乡,张一民收获最大的,就是听他们说段子。人家高高在上,走得多,听得多,看得多,经历也多,那段子出来,都是全县的最高水平。有编排公公烧媳妇的,有讽刺乡镇干部下村喊丈母娘的,也有和尚欺负尼姑的,全是清一色的黄段子,又巧妙,又有智慧,令人叫绝。而且每次都不尽相同,每次都有创新。曾几何时,说段子,已经悄然成为基层干部的一种时尚。茶余饭后,工作之余,下乡途中,他们都能说得津津有味,神采飞扬。大家一路笑谈着,一点也不觉得寂寞无聊,不知不觉就到了目的地。

听说王部长要来,玉泉镇党委政府全体干部,早已恭候多时。党委书记高金堂,是个聪明人,办事灵活机智,从不拖泥带水。他在电话里对王部长说,下午的会议都已安排妥当,绝对万事俱备。马上就到12点了,能不能请领导先到镇上的玉泉楼,吃个饭,休息一下,再给我们指导会议,指导工作。王部长显然也有此意,说,也好,客随主便吧,今天你高书记说了算。那头高书记还在客气,王部长已经把电话挂断。一会儿见了面,大家少不得一阵握手,一阵寒暄。张一民赶紧把王部长的口杯取下车,跟在两位部长后面,脸上呈现一些笑意。

有县委常委、组织部长的大驾,玉泉镇当然不敢马虎,酒菜都很上档次,可能是镇里最高的规格。饭桌上充满了恭敬,高书记首先表示了对王部长一行的欢迎,并从王部长开始,带头先敬了一轮酒。紧接着镇长人大主席纪检书记轮番上阵,变着法儿敬。多亏了王部长能说会道,句句在理,人人折服。谁想敬酒,就都敬到自己肚子里去了,王部长只是蜻蜓点水,象征性地端端酒杯,领领心意而已。如今的酒场,无论哪个层次的领导,都是能吹能侃,能言善辩,就是滴酒难进,真是官大一级喝死人啊。不同的人,不同的身份,表面上一样,可官职越小,底气越是不足。在这方面,张一民就体会最深刻,就算面对一个副镇长,他都总是心太软,难以推却。人家王部长三言两语,就能将书记镇长驳得无言以对,心甘情愿端起杯盘中的液体,喝得一干二净。

越喝越勇的王部长,越喝越有兴致。当高书记劝他打一轮酒官,跟大家猜猜拳玩一阵时,他竟欣然同意。他还跟江记者套上,把猜拳的数字翻了一番,由六连高升,变成月月红,要跟每个人战斗十二个回合。张一民一听王部长要划拳喝酒,就知道自己又要充分做好思想准备了。这么多年过来,张一民别的能耐没有,这替领导代酒,还真有点功夫。大概就是因为这点本事吧,王部长回回下乡,确实喜欢带着张一民。每回,张一民也知道如何主动给领导代酒,而且要善于察言观色,把握得当,也就是哪一杯该代,哪一杯不该代,都要判断准确,否则,就是把胃烧烂,也没有效果。

喝了一个中午,镇上有一半干部都招架不住了,王部长还是那样清醒,那样兴致勃勃。杨副部长一看时间,都快下午两点了,就附在王部长耳边说,下午还有会,稍微休息一会吧。王部长这才冲高书记说,那好那好,休息休息,下午的会可要按时进行,啊。好在镇上给王部长一行安排的住处,也在玉泉楼。告别镇上的同志,张一民连忙一头冲入了卫生间,多年来,他已经练就了酒后如数吐掉的功夫,一吐,就酒意全无,恢复如初。

跟杨副部长住在一起,张一民才弄清这次下来的目的,县上要在玉泉镇进行基层组织建设试点,要把这里树立成全县甚至全市的典型,一月以后,市委组织部要在这里召开一个现场会。这次下来,时间紧,任务重,王部长的意思,要叫杨副部长带着张一民,在玉泉镇驻上一段时间,全力帮助玉泉镇党委搞好这项工作。张一民说,玉泉镇正好是全县基层组织建设比较滞后的地方,王部长为啥偏要选到这里搞,短时间难以见效啊。是啊,我也建议了,王部长说是申书记指定的,他也没有办法更改呀。

在组织部工作十多年了,虽然只是个副科级组织员,对玉泉镇的情况,张一民可是了如指掌的。全镇28个行政村,建了党员活动室的,不到一半,按照六好要求对照,一个符合要求的都没有。全镇还有后进村6个,其中两个连两委班子都没有健全。要达到市里的标准,乡村两级必须同步进行。六好包括好支书,好班子,好队伍,好制度,好办法,好路子,要在玉泉镇找这样的村子,踏破铁鞋也无觅处啊,能够达到两个好,都难。可是,人家上面已经定了下来,有啥办法。唉,如今这事情,不好琢磨,也不好办,谁知道人家都是啥关系,看看王部长跟高书记那副默契的样子,就啥都明白了。

下午的会议倒是开得很成功,王部长作了重要讲话,杨副部长具体讲了工作要求,高书记做了表态发言,全镇干部和各村支部书记参加了会议。王部长在讲话中,还特别强调,这项工作是县委申书记亲自安排的,事关全县工作大局,事关基层政权建设,切不可马虎,不能掉以轻心。听说是申书记亲自安排的工作,在场的人立刻就庄重了许多,听得也更加认真了一些。

不过张一民知道,领导们开会都讲得有板有眼,头头是道,可就是中听中拍不中用。这回王部长还是这么热情洋溢天花乱坠地讲上一通,就拍着屁股走人,到别处指导去了,上电视去了,剩下具体工作还得靠杨副部长和自己来干。再说,镇上同志表态虽然表得好,可会后真正怎么配合,怎么落实,却是另外一回事。乡镇干部阳奉阴违起来,连遮羞布都不要,更加直截了当。不过这些话,只能在心里想想,可不敢说出口。

本来,开完会,王部长就要跟小江返回县城去的,王部长还说明天上午,县委办通知要开常委会,再晚都得往回赶。可王部长还没有动身,申书记就给高书记打来电话,说他下午也要来玉泉,并通知王部长就在原地待命。听说申书记要来,陪同市上领导检查指导春季三项工作,玉泉镇上上下下又忙成了一锅粥,要准备汇报材料,要布置会场,要选定参观点,还要搞好接待。

趁着这个空闲,王部长原打算好好睡一觉,可刚闭上眼,就听咚咚咚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玉泉镇塔铺村的乔支记。这几年组织部的农建点一直定在塔铺村,王部长他们跟乔支记可熟悉了。互相问候,寒暄了一阵,王部长喊来杨副部长和张一民,还要叫取瓶酒来,要给乔支书敬几杯。三五杯下肚,乔支书支支吾吾说,他要反映高书记的问题,他来玉泉镇不给群众办事,还到处胡整,乱来,搅得大家不得安生。听来听去,原来高书记这回抓党建要撤换他,他才急了。老乔啊,先喝酒,先喝酒,啊,我们这回下来,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有啥想法,下来你给我们杨部长汇报。来来来,我再敬老支书六杯,喝喝喝。

就在这时,三辆丰田霸道已经驶进了玉泉酒店的院子,镇上的高书记已经跑将过来,看来申书记他们已经到了。王部长理了理额头的散发,精神百倍地下了楼。站在二楼的护栏边上,张一民清清楚楚看见了一脸严肃的申书记,慢悠悠的从轿车里钻了出来。他瞅着在场的同志,很随意的给市里的领导逐一介绍。期间王部长还及时靠前一步,跟那个上级领导握了握手。介绍完了,高书记带着领导们开始上楼,大概要去楼上的休息室。迈出一步,申书记突然回头对王部长说,唉,我说永章啊,你啥时到这里的,来做什么呀!至于王部长是如何回答的,张一民再没有听见。

不用想,晚上又有一场精彩的杯盘较量,那规格一定更高,也不知王部长能否支撑得了。还有,人家申书记原来根本就不知道我们下乡这事啊,难道王部长说的是假话?,堂堂正正的县委组织部长,咋能这样啊,不至于吧。张一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取出早上装进去公文包里的口杯,看到那茶水,都变成黑黄黑黄的了。

口吃书记

月亮湾镇党委书记刘一宝,有个口吃的毛病。刘书记在月亮湾工作十多年了,从副镇长干到党委书记,一直都在这个地方,他口吃的毛病,月亮湾的干部群众,人人皆知。你,你,你,你好,我,我,我,我是刘,刘一宝!

当然了,刘书记说话口吃,也不是全然如此,比如说讲话的时候,只要有稿子,就不会发生,他会念得很流利。唱歌的时候,也不会发生,他也唱得很通畅。只是闲谈的时候,偶尔会有一两个字,咬不出来。可刘书记要是生气训起人来,就口吃得很厉害了。还有,如果面对上级领导教训他,几乎是三鞭子打不出个驴屁来。

按说,刘书记在月亮湾干得不错,很有口碑。这多年过来,他带领群众一方面进行基础设施建设,一方面进行生产结构调整,完成了修路,架电,饮水工程,改变了当地群众单一以粮食种植为主的生产方式,探索出了一条崭新的经济发展路子,把月亮湾人带上了脱贫致富的轨道。往年被大山阻隔的月亮湾,家家户户穷得叮当响,盐都吃不起,而今,月亮湾人时兴买电脑了,还有小汽车。

可是,这样的一个好书记,却给免职了,问题听说好像出在一次市县两级工作突击大检查的时候,也出在他口吃的毛病上。

那天来检查全市先进性教育活动的,是一个市委副书记,姓车,陪同的是县委副书记县长王浩明。车书记此行,王县长本来没有安排去月亮湾镇,只安排了这项工作做得较好的向阳坝镇。可是走到向阳坝,听了汇报,看完工作落实情况,余兴未尽的车书记非要来月亮湾不可,王县长故意阻止了两次,都没有见效,就只好跟着车书记,奔了这个地方。刚进入月亮湾镇,头一个村叫小余村。就在这个小余村,余支书一问三不知,而且当场就揭了这里的老底,说是镇上没有安排,他们压根不知道,不知道有这么回事。

接到王县长偷偷打来的电话,匆匆赶来的刘书记,口吃得更加厉害,面对车书记的询问,他一句话也没有蹦出口来。我,我,我……我……绝妙的是,车书记也是个口吃很厉害的人,刘书记这一吞吞吐吐,条件反谢,相互影响,车书记也说不出完整的词儿了。只是指着刘一宝,嘴里嘀咕着,你,你,你……下面本来再没有啥词了。可是站在一边的王县长,却有些站不住脚,他赶紧接过话头,劈头盖脸训了刘书记一顿。

我说你这个刘一宝同志,你咋搞的嘛,啊。县上早就成立了领导小组,成立了办公室,召开了多次会议,反复强调,三令五申,你就是没有政治觉悟嘛,啊。作为一个党委书记,你这样拿县上领导部署的工作当儿戏,不明事理,不听招呼,不落实县委政府的重大决策,你说你,啊。让我怎么说你呀,啊,你真是,你,你,你……偷眼看看车书记,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王县长也口吃起来。在场的人,听着几个领导们都有些口吃的语气,就觉着好笑,还有人悄悄笑出了声。

王县长突然感觉不妙,他隐约觉得,自己说话的时候,好像哪儿有点不对劲。他甚至发现,车书记的脸色,有点难看。车也没有跟着再去批评刘书记,而是在空荡荡的村党员活动室里,打着闲转儿。等王训完刘书记,车书记才说,走吧。听说要走了,刘书记赶紧过来挽留,哎呀,车,车,车书记,王,王县长,今天再忙,要,要,要到,到我们镇,镇上,坐坐,喝,喝杯水,你们看……不,不了,我,我,我今儿,一,一定要赶,赶回市里。

癫痫的大发作时什么样子的
黑龙江治癫痫医院怎么样
中医治癫痫的方法

友情链接:

马毛蝟磔网 | 康辉旅行社 | 清明节几月 | 兵马俑一号坑 | 狗狗喜欢什么玩具 | 元服装批发市场 | 数学中的希腊字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