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黑道圣徒丝袜补丁 >> 正文

【流年】 燃烧的婚纱(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悲剧”发生在他另有新欢的那天夜里。

“你说,你让我咋样才爱我一个人?我哪点比不上杨紫藤,快回答我!”白冰撕心裂肺地问,愤怒的眼神中充满忧伤,眼中还布满血丝。

“不让你咋样,我就爱杨紫藤一个人,因为她高贵、漂亮、富有女人魅力。”他的举止令人恶心,狰狞的面孔对着老婆,表现出一副很绝情。

“哼哼,她高贵,富有有女人魅力,原来是个你喜新厌旧的纨绔子弟。我倒无所谓,还有咱们孩子呢,你说过只爱我一个人。为啥……为啥爱上杨紫藤?知道吗,你好像一刀一刀地扎在我心上。”白冰潸然泪下,模糊的泪水和纵横的灯光交错着,她已经眼花缭乱。又看到她们孩子躲在门后,吓得哆哆嗦嗦,两眼惊恐伴着苍白的脸色。白冰心如刀绞一样。

“孩子你生的,你带走,与我无关。罗家你们俩根本不存在。”“不,嘉豪你不能这样,看在孩子份上,别和我离婚。”她上前拉着罗嘉豪一阵哀求,哭得夜里下着大雨。仿佛这是个最残忍的一夜,给白冰带来不幸遭遇。

“别这样嘉豪,都是我的错,别赶我和孩子走,她才八岁。”跪在地上她抱着罗嘉豪的腿苦苦哀求,但无济于事,罗嘉豪仍是一副冷酷无情的嘴脸。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眼神空洞,哭得声音嘶哑。她陷入了绝望……

孩子很懂事地扶起地上妈妈,哭泣得颤抖着说:“妈妈,别再为我求爸爸了。他不要我们了,妞妞跟你走。我会听你话,以后妞妞大了挣钱养你。妈妈……”随着两个人抱头痛哭。

离婚这场悲剧,让白冰想起和罗嘉豪好那段甜蜜的初恋。她结婚的时候,白冰长得是出水芙蓉,漂亮的大姑娘了。村里很多优秀小伙,她没看上一个,后来她和镇上的高富帅罗嘉豪恋爱了,婚后她们有共同的孩子,幸福的美好的生活没多久,罗嘉豪另有新欢杨紫藤,让白冰对罗嘉豪产生绝望,才有开头离婚的一幕。她坚强地抹了把泪水,带着孩子匆匆离开了。

落日余晖。天际边的光芒凝结成橘红色。傍晚归林的鸟儿,天空高昂飞翔的鸿雁,呼唤着暮色降临。一瞬间,灯火阑珊,照亮城市的幢幢高楼大厦,繁华的夜景点亮璀璨的霓虹灯。

 伤心的白冰来到C市,经过几年的不懈努力,成为一家知名公司的美女高管。眼见着公司的同事都谈婚论嫁,白冰突然泛起心动的波澜。初次婚姻的失败,让白冰对爱情彻底没有了任何欲望。

这天,她正在公司百般无聊地浏览电脑。忽然一个新职员风度翩翩地走进,他叫叶飞,手里拿着海关进出口签货单,来找白冰签字。他走进高档的办公区,白领们都是在忙碌地工作。唰地一下子,大家目光都聚集在潇洒而又风度翩翩的叶飞身上,他问:“请问哪位是白冰高管?”

白冰就在他身边,她呀,早被叶飞的魅力深深吸引,直勾勾地盯着对方,紧张地忽闪着明亮的眼睛,流露出喜悦爱慕的表情。

一切被白冰身旁好友孙洁看在眼里,用手捅捅发愣的白冰:“看够没有?白冰找你呢?喜欢上人家了!”孙洁眉飞色舞地问着。

“瞎说什么,谁喜欢上他了。”这时白冰守着很多同事,羞涩得一阵紧张,白皙的脸颊泛起层红润光芒,白了孙洁一眼。

“我就是,请问有什么事?”白冰火辣辣的目光仍是盯着陌生的叶飞。

“哦,我这里有海关进货单,麻烦您签字。”

“好的。”

白冰晚上下班,突然对孙洁说:“晚上我请你吃饭,别回家了。”

“真的,为什么突然请我呢?”孙洁好奇的目光捕捉在白冰身上,高兴地点头。“是真的,没为什么。走吧,”两个人走出公司,白冰开车带着孙洁离去。

餐馆里洋溢着轻松的气氛。俩人找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孙洁开玩笑地瞟了白冰一眼:“哎,白冰女士,说实话。你是不是看中白天找你签字的那个人?”

“哪个人?”白冰假装糊涂地问,又连忙对孙洁说,“最好你别守着很多人跟我开玩笑,白天在公司让我多尴尬,你不分场合,我不想把事传得沸沸扬扬。他是送上门的,谁不爱漂亮?”白冰说完脸红地一笑,像盛开的月季花一样。”

“自己还嘴硬,喜欢就是喜欢。他确实潇洒,风度翩翩,让我们女人爱得如痴如醉。不过,你要好好把握几会,突然的缘分仅仅只有一次。”

“嗯,我知道,可心里的委屈,又向谁诉说呢。”由于叶飞的出现,从此打乱了白冰安静的生活。白冰热泪盈眶,一提婚姻让她想起痛苦心酸的往事。爱情的欲望无法阻拦白冰再婚的心,心里是热血澎湃………

孙洁的嘴角嵌起一丝丝淡淡的忧伤:“别难过,有事你告诉我,我会帮忙,咱们又是好姐妹,你喜欢他,可以去追,我来给你撮合。”

连忙抽出桌上纸巾,白冰擦着眼睛,悲切地说:“这事不要过于匆忙,上次失败的婚姻,给我一个重重的打击,他太绝情了,竟然为了一个女人,我和孩子都不要了,当时是我粗心大意。被爱情冲昏头脑。我被罗嘉豪玩弄了,当时我连死的心都有,想到过几次自杀,又想起孩子,我生下孩子就得负责把她养大,孩子让我鼓足勇气,熬过既艰难又痛苦的那段日子。伤心让我无处不在。”抽泣着说完,白冰脸上已经是泪痕斑斑,挂着一丝丝惆怅。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要重新再来。如今离婚已经成了潮流,今天离,明天又结。闪婚闪离,不新鲜,让天下的痴男怨女,像生活在梦里。爱是一辈子说不完,写不完。为了孩子,为了有个完整的家庭,迈一步吧,也许你和叶飞是个可遇不可求的缘分,他是农村来的,也是我们公司人力资源前几天招聘来的。”孙洁在征求白冰的意见。

“他叫叶飞?”白冰好奇地问。

“嗯。”

“他在哪部门工作。”

“可能………可能是仓库管理那边吧,公司这么大,我也不知道。改天我给你打听打听,你别着急。”

“好的,谢谢你。”

“来,孙洁,cheere,cheere。”两个人在尽情地干杯!

寂寞漫长的深夜,月光从窗外穿过窗帘散碎地照在白冰脸庞。这夜静得让她突然感觉心慌,甚至令她窒息。夜静得让人灵魂出窍,这一夜,白冰激动万分。叶飞潇洒的身影常常出现她的脑海中,她是那么的孤独、无助,只有天知道地知道,自己内心的痛苦,面对这一切她在谨慎的考虑……

2

叶飞上班的时候,突然闻到一股浓烈呛鼻的洗发水味。又听到噔噔清脆的脚步声,他细听着脚步是女人高跟鞋的走动声。眼睛忽然一转,看见白冰朝着叶飞走来。她长发及腰,浓眉大眼,上身搭配着浅蓝色的职装,下身是黑色包臀裙,丰圆细长的白腿,扭动着前凸后翘的屁股。

白冰这个楚楚动人的美女,一下子让叶飞看傻了。叶飞顿时眼神里充满慌乱而又惊喜:“你咋来了?白高管。”

“啥白高管?黑高管,听起来让人别扭,还是喊我白冰吧。”她在叶飞近前显出一种和蔼的表情,妩媚的眼神一直盯着叶飞。白冰的突然到来,令叶飞很惊讶。因为她是高层管理人员,不轻易到这些小部门。叶飞和白冰相差天上地上,所以令叶飞感到惊讶。

“工作还可以吧?平时我很忙,今天有时间,我才来看看。”白冰假装一本正经,还是想着叶飞,但不好开口。两个人闲聊着。

“还好,我习惯了。”

“那………那我问你,孙洁这几天来过你这里没有?”她那火辣辣的眸子凝视叶飞着问。

“孙洁到来过我这里,说几句话就走了。咋了,有事?”

“没有,我来问问你。”白冰一直发现叶飞在发慌,自己红脸微笑。

“这几天,我不见孙洁的影子,等她电话呢,像人间蒸发。这个孙洁做事真拖拉。”白冰把责任推在孙洁身上。

惬意的晨风吹打着房间窗幔,窗帘也随风飘摆。

白冰这一夜睡得很香,从来她没有舒服地睡过。猛然间,手机响了过了好久,她才转过身子,懒洋洋地身手拿过手机:“喂,有事啊?”

突然手机那端传来叶飞的声音:“白冰还睡啊?快起床,马上到上班时间了。快点!”他催着白冰,白冰慌忙地从床上坐起来,着急地两手抓头挠发牢骚着:“坏了,怎么是叶飞?谁让他来的,真是无聊。”急忙穿好衣服,白冰跨到窗前隔帘望着叶飞,今天他穿着崭新的工装。白冰笑道:“怎么是你叶飞?我马上下来,你等会。”

白冰整理一下蓬松的头发拿起包,匆忙地下楼。叶飞望着走来的白冰:“孙洁有急事先去公司了,她让我来接你。要不然,我不知道你手机号。”

白冰朝着叶飞苦笑地摇摇头:“她呀,真会来事。咱们走吧,叶飞。”她打开车门和叶飞坐在车里,宽敞的空间散发着茉莉的香型,叶飞把车启动开走了。

白冰打发妞妞睡觉,她洗漱一下,在床上望着熟睡的孩子想着心事:如果真的迈出这一步,自己未来会幸福吗?离婚给自己带来了永久的伤心,何况自己又带孩子再婚,对方虽然优点很多,能接受这个现实吗?孩子总得有个爸爸吧,不能让她这么孤独。为了妞妞,她对未来很迷茫,想着想着,白冰困得睡着了。

孙洁锲而不舍地给叶飞和白冰牵线搭桥。白冰怀着对叶飞考验的心思,俩人相约在咖啡厅。在温馨的气氛中,叶飞端详着对面的白冰,他被她的美色惊呆:“孙洁把你情况都对我来说了。带着孩子生活在这么大的都市,真是不容易。别难过,一切会好的白冰。”

听了热情的关怀后,白冰心里兴奋又紧张,恬静的眼神和叶飞忽而相对:“不好意思,让你笑话了,我还带个孩子。前几天,我们没机会面对面地聊。今儿我该说的都对你说了。”

“叶飞,如果……我要是带孩子嫁给你,你怕累赘吗?我不放心孩子,不知道你对孩子怎么样?本来伤心地离婚,让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妈的,他太不是人了。”白冰那滚烫的泪珠簌簌地滑落,眼前悲切得模糊一片。

连忙托起白冰的纤纤玉手安慰:“别这么伤心了,我会拿妞妞当亲生的对待,孩子是无辜的。这一点你放心,别人家的孩子有的东西,一样不让妞妞例外,我不怕累赘。只要你们俩开心就好。”

白冰激动得颤抖,说:“谢谢你,叶飞。在这么大城市里,是缘分让我们相遇,我会珍惜这场来之不易的缘分。只要你对孩子好,别的我没有过多苛刻要求。在公司里,有什么需要你找我就是。”

叶飞点点头:“我会的。”

“孩子好吗?”

“呃,她在学校上课。过几天你和妞妞见一面,这是早晚事。”俩人在咖啡厅聊了很久,第一次约会,叶飞给白冰留下美好深刻的印象。白冰深深体会到了有男人陪伴的感觉,但是她对叶飞不那么的很信,由于上次罗嘉豪对她残酷的折磨,让白冰心存警觉。面对叶飞,白冰没做出任何表态,仍然心如止水,让叶飞突然感到很尴尬。不高兴地开车回住处,他像泄了气的皮球没了心情,一头扎在床上,脸上没有任何喜悦的表情。

风一阵阵地吹动着安静的房间。

和往常一样,叶飞沉睡着。他脑海里一片冷漠空白,孙洁敲打着房门:“叶飞,叶飞,还睡啊?开门。”他突然醒了,听到门外孙洁一直在喊,叶飞心情沉重地把房门打开了。“你怎么来了孙洁?”他毫无表情地问,孙洁敏捷的目光扫视了叶飞一下,一陈苦笑:“怎么了?和白冰约了一回,就弄成现在的心情,死气沉沉。失恋了?”她和叶飞开了句玩笑。

“好了。别这么不开心,你们聊得怎么样?”

“唉!别提了,最后一句温柔体贴的话她都没有说,咱也不敢问。”叶飞把心里话对孙洁讲了,她对叶飞解释:“别生气,很可能她是在考验你,她经历了一场悲惨的婚姻,这次她在婚姻选择上更加谨慎。何况白冰又带孩子嫁人。你得去包容,学会体贴她,才赢得她的欢心。尤其是离过婚的女人,你们男人得学会对女人惜香怜玉。”叶飞听了孙洁的话,心里松了口气,淡淡地说:“你说的很对,也许我对白冰的关心不够,她对我不放心。我知道该如何做。离婚,给她带来的是抹不掉的伤痛。”

白冰没看到叶飞的信息,她心里空落落的。叶飞正在纳闷,突然她打过手机紧张地说:“叶飞你在哪里?为什么这几天一直没有你的消息?”

“我有事。今天你忙不忙,要不带孩子吃顿饭吧?”

“嗯,好,你来接我。”白冰激动地露出满脸笑容,看来她真的喜欢上叶飞,俩人很快会在一起。

白冰盯着叶飞问:“这几天怎么了?是不是,为了我们约会的事,最后我没回答你,让你情绪失落,我毕竟带孩子嫁给你,我得考虑一下吧。事隔万千,随时都可以变化,说实话,叶飞我爱你。你呀,还是个小心眼,呵呵。白冰苦笑地望着叶飞。

妞妞放学被老师送出门口。她很远向白冰打招呼:“妈妈,你来了?”妞妞高兴地跑过去,白冰立刻迎上前:“放学了,妞妞?”

“嗯,妈妈,今天你打扮得漂亮。”

“哎,他是谁啊?”妞妞好奇地问妈妈身旁的陌生人。

“哦,妞妞,快喊叔叔,这是叶飞叔叔。”白冰给女儿介绍着叶飞,妞妞先是对陌生的叶飞愣了一下,在妈妈详细地介绍下,妞妞眉开眼笑:“叔叔好。”叶飞微笑点头,发现妞妞是个聪明、懂事、有礼貌的好孩子。

癫痫的发作怎么急救
郑州的癫痫病医院哪里好
羊癫疯网络在线医院

友情链接:

马毛蝟磔网 | 康辉旅行社 | 清明节几月 | 兵马俑一号坑 | 狗狗喜欢什么玩具 | 元服装批发市场 | 数学中的希腊字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