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黑道圣徒丝袜补丁 >> 正文

【看点】梦回唐朝(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我睁开眼睛的刹那,意识有了短路,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我躺在一张雕花木床上,身上盖着丝绸棉被,紫色的纱帐半掩着。透过纱帐,我看见了古式雕窗旁,木架上的莲花香炉正袅袅生烟,淡淡的清香味,弥漫在屋子里。

我不是在做梦吧?我轻轻动了动身子,周身疼痛,我这是怎么了?我想抬起身子,可我头痛欲裂,头上缠着的纱布告诉我,我受了伤。

我抬手摸了摸额头,我摸到了头发。头发?我怎么会是长发呢,我本来是一个短发女子。我的大脑闪过一个画面,那是清晨的我。

“小竹,快起床了,今天是你毕业典礼的日子,再睡就迟到了,你不会在大学的最后一天还要迟到吧!快,快点起来!”是妈妈的声音。随着声音妈妈走进了我的卧室,掀开了我的被子。

“妈,再睡五分钟,就五分钟。”我央求着妈妈。

“看看几点了,你就睡吧!”妈妈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我睁开眼睛,瞥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闹钟的闹铃,早被我迷迷糊糊地按了,时间指向七点三十分。

“妈,你怎么不早点叫我,还有一个小时毕业典礼就开始了,校长、老师、学生……我还是优秀学生,要上台领奖……唔……begad。”我拍了一下额头,翻身坐起来,以最快的速度脱睡衣套T恤,穿上牛仔裤,跑进卫上间洗了一把脸,顾不上涂抹化妆品就往外跑。

妈妈跟在后面喊:“小竹,牛奶,喝杯牛奶再走。”

“来不及了,妈,我可不想在众目睽睽下走进会议室。”我嚷嚷着,一阵风似地跑着,脚步一刻也没有停留。我真的很倒霉。刚走过小巷的转角,一辆汽车迎面开来,来不及收步,我飞了出去。想到这里,我嘴里不自觉地咕哝了一句:“该死的司机,别让我看见你。”

听见我的声音,两个丫鬟模样的清秀女孩儿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掀开了紫纱帐,一个身着水绿色纱裙的女孩,站在床前,手里拿着一块娟帕,轻轻为我沾去汗液。另一个穿着蛾黄色纱裙的女孩说:“夫人,你可醒了,你昏迷了快七天了,你这次真的把将军吓到了。”

“将军?你们是?”我疑惑地看着她们俩,听她们说“将军”两个字时,我的心狂跳着,眼里充满疑惑地望着两位称我为“夫人”的年轻女孩儿。

水绿纱裙的女孩笑起来:“小姐,你是不是受伤把脑子摔坏了,我是绿烟啊,这个名字还是你起的。你说,柳色绿如烟,蛾黄挂满堤。所以,你叫我绿烟,叫她蛾黄。我可是从十岁起就跟着你了。”

“我去叫将军过来。将军要知道夫人醒了,不知道有多开心呢!”说着话,那个叫蛾黄的丫鬟往外走,刚迈出了几步,就听她说,“拜见将军,将军,夫人醒了。”

“醒了,小竹醒了,真是太好了!”我看见一个身穿玄色长袍,腰间扎着绣花锻带的年轻男人快步走到了床前。我惶恐地睁着大眼睛看他。他将我一把拥在怀里,“小竹……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你知道吗,你从松梅园边的断壁上掉下去,落入了清溪涧,伤得很重。大夫说只要你能醒来,就能保住性命,你醒了,你真的醒了!小竹……”他说着话,眼眶潮湿了,我在他怀里吸了一口凉气,他仿佛感觉到了我的疼痛,轻轻将我放在枕头上,摸着我额头的伤,摸我的脸。我感觉到了他对我的紧张和宠爱,“还不快请大夫?”他吩咐着绿烟。

绿烟应着,开心地笑着往外跑,嘴里嚷嚷着:“大夫,大夫,我家小姐醒了,将军让您瞧瞧去。您快点啊!”大夫仿佛早就候在门外,只听一阵脚步声,一个白胡子老者来到我的帐前。

“大夫,您快看看小竹的伤势,您说过,只要她苏醒,生命就无大碍。”将军紧张地看着大夫为我把脉,两只手不停地揉搓着。

“真奇怪,夫人并无内伤,昨日把脉时,内脏皆有移位的征兆,今日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请问将军,您给二夫人服用过什么灵丹妙药吗?”大夫捻着白胡须若有所思地问。

我听见“二夫人”三个字,脸莫明地红了。我难道是这位将军的小妾?我好命苦啊!

“夫人休息几日就可下床走动了,这几日饭菜可清淡些,我开几服草药,将军派人随我取来给夫人煎服就好。”大夫诧异着思索片刻后,开始提笔写药方。在这个间隙,我悄悄打量眼前的这位将军。他宽额头,国字脸,一双眼睛并不大,却很有神,双眉如剑,表情凝重。眼睛看我时,有无尽的温柔,他一直盯着我看。大夫一走,他便坐在床前,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仿佛怕我会消失一般。

大夫开好了药方,拿给将军过目后,将军吩咐蛾黄随大夫去抓药。他好像猛然想起什么,对绿烟说:“去,把叶紫衣找来,我看这个贱人如何狡辩,幸好小竹没事,不然,我不管她的什么姐姐是不是太子妃,我定要了她的命。”

“回禀将军,紫衣夫人早就跪在门外请罪了,她说,她不是故意的。她说,当日她约小姐到松梅园赏花,天刚下过雨,地湿路滑,松梅园里又长满青苔,故,小姐不小心滑落山涧。”绿烟忙回答。

“她明知路滑,为什么还要约小竹去松梅园,她安的什么心?去,告诉叶紫衣,让她回流云渡好好思过,往后不得靠近小竹半步,不然我定要她好看。”将军怒意未消。绿烟快步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我听见门外有人大声哭喊:“你是什么将军,你就是个十足的疯子,你赶我走,让我独守空房,还让我思过,我思什么过,是那小贱人自己掉下去的,小心我让太子爷要你好看,呜呜……”哭声渐渐远了。

我听见这声音,身体轻轻颤栗,将军将我拥在怀里:“别怕,她再也不会伤害你了,别怕。”

我仿佛想起来了什么。我好像被一只手推了一下,是什么时候的事?是在梦里吗?我又迷糊了,情景太模糊。我记得是一个紫衣华服的女人,就是这个声音。她当时笑得让人毛骨悚然:“哈哈……小竹,我今天就让你变成死竹。你不是很让将军倾心吗,我让你这一刻在将军的世界里消失,哼,他不久就会忘记你。世上有我叶紫衣的存在,怎么可能允许你的到来。”想到这些,我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可我,不想让将军为难,我没有告诉将军真相。

将军感觉到了我抖动的身体,将我拥得更紧,轻轻拍打着我的背,嘴里如哄孩子般在我耳边说:“小竹最乖,不怕,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他转向绿烟,“绿烟,那天你和蛾黄不是跟着小竹一起到松梅园的吗?”

“对不起将军,我和蛾黄是和我家小姐一同进了园子,可紫衣夫人吩咐我们去采园中花瓣上的雨水,说要给小姐烹茶,我和蛾黄只好离开了。”绿烟听将军又一次问起我落入山涧的事,赶紧跪下,一五一十地禀报。

“以后,不管谁吩咐,都不得离开你家小姐半步,记住了吗?起来吧!”将军语气严厉又略带亲和。绿烟答应着站起了身子。

我的意识又一次模糊起来,我不知道哪个才是真实的自己,哪段回忆才属于我。我虽然周身疼痛,我知道也只是皮外伤,我依在将军怀里,嗅着他男人的气息,凭空多出了一丝贪恋,贪恋他的怀抱,那是种微妙的感觉,感觉他的怀抱是我安心的港湾。

“报告枫将军,太子爷来了,在大厅等您。”外面一个小厮模样的人进来报告。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更衣,去见太子殿下。”他轻轻将我放在枕上,抚摸着我的脸,“小竹,安心养着,我去见个人,马上回来。别怕,我会派人守在门外。”我点了点头,手却拽住了他的衣角,一直到衣角从我的手心滑开。我看着他离开,心里升起一股不舍与眷恋。对于这股不舍与眷恋,我气恼起来。哼,我可是一名大学生,怎么会穿越到古代,还对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男人产生了好感,不管他是什么“疯将军”还是“傻将军”,我都不应该啊!可我就是确确实实地对这个枫将军产生了依恋。我自己解释为,到了陌生的地方,缺乏安全感,将军的出现,对我的疼惜,于我,是一种宽慰。

我听见枫将军出门时对那小厮说:“虎秋,你带两个人在小竹门口守着,除了绿烟和蛾黄,不许任何人靠近。”

“是,将军!”虎秋答应着,便是一阵脚步声。

蛾黄抓药还没有回来,床前只有绿烟伺候着。我想我应该问问我具体在什么朝代吧?我轻轻咳嗽了一声:“绿烟,太子爷是谁啊?叶紫衣是将军的夫人?”我知道我不能直接问,我只能转着弯打听。

“小姐,这你都不知道?”正在擦拭桌椅的绿烟吃惊地转头看着我,“枫将军早就带你拜见过太子爷了,你忘记了?太子爷当时还夸你温婉、柔美,说枫将军捡到了宝呢。小姐,你不会真的摔失忆了吧?叶紫衣是当今太子妃的远房妹妹,是太子爷做主嫁给枫将军的,但是枫将军并不喜欢紫衣夫人,他独爱的是你。太子爷就是李建成啊!罪过,罪过,下人怎么可以直呼太子爷的名讳。”绿烟轻轻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

我静静地听着,本想向绿烟打听我是如何嫁给枫,变成他的小妾,可我怕绿烟又说我失忆,又表现出吃惊的神情。算了,我不管自己的身世如何,只要枫爱我就好。我想着枫拥抱我的温暖,我的嘴角翘了翘,心里说,这男人还不赖,好像人很好,也很爱我。

“那,当今圣上就是李渊喽?”听绿烟提到李建成,我知道,我来到了唐朝。

“是的,小姐。今年是武德九年。”绿烟答。我心里一惊,武德九年,也就是公元626年。我在大脑里迅速搜索,这一年发生“玄武门之变”,李世民杀死了李建成、李元吉,逼李渊退位。我心里徒然惊跳起来。

“绿烟,你是说将军要去见当今太子李建成?今天是何月何日?”我加重了语气。

“是的,小姐,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你得自己问将军。小姐,看来你真的要好好养几天了,连时间都不记得了,现在正是五月间,今日算来该是五月的第一日。”绿烟笑着,给我端来一杯茶,“小姐,喝口茶吧。”

我心里一惊,也就是说离“玄武门之变”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我慢慢坐起来,接过绿烟手中的茶杯,手微微颤抖。我的大脑里还在闪现历史上关于“玄武门之变”的记载。根据历史记载,李建成并不是个大气的人,他为了除掉秦王李世民这个绊脚石,顺利登上皇位,和李元吉联手,准备杀死李世民。而将军与他为武,岂不凶多吉少?我心头一惊,莫明地替将军担心起来。

枫回来时,已是黄昏时分。他一进门就坐在我的床前,看着我,定定地看着。我也看着他,无语,却胜过千言万语。他轻轻捋着我的长发,有万般的不舍:“小竹,我得离开几天,到云雾山去。你不可独自离开竹园,知道吗?我怕我不在,紫衣又来寻你的晦气。我真放心不下你。”枫将我搂在怀里,轻声细语地对我说。

“去云雾山?去做什么?”我紧张地问。

“好,我告诉你吧,免得你为我担心。在云雾山深处,有一支我训练了三年的轻骑,只为有朝一日能为太子爷谋取帝位所用。”听见他的话,我大惊。天下是李世民的,谁也不能改写历史。所以,枫将军不管将那支队伍训练的多威猛,都无济于事。我的泪滑下来。

“不,将军,你不能再训练了,你们争不过历史。”我轻轻地叹息着说。

“小竹,叫我枫,不许称将军。我本不是什么将军,也不想当将军。你说什么?什么历史?”枫看见我的泪水,那颗心仿佛融化了。他将我抱得更紧,嘴里急急地说。不,我不能告诉他,告诉他,他也不明白。

“没,没什么。”我只好沉默着。枫将我的身子板正,在我的额头亲吻。

轻轻在我耳边说:“记得,一定一定要好好地等着我。我很快回来,回来了,带你去见母亲。母亲知道你伤好了,一定开心。”我点点头。

枫离开了,他去了云雾山。我从绿烟口中得知,云雾山离我所居住的十里竹园并不远,也只有百里左右。他走后,我开始思念他,这种思念仿佛与生俱来的情愫,让我惆怅又煎熬。我不明白,我竟然对一个只见了一面的男人情意深种,难道这是注定的情缘?

在绿烟与蛾黄的悉心照料下,我的伤好的很快,第九日上,我已能下地活动了。我很想看看松梅园和清溪涧。午后,我决定前往。

在绿烟和蛾黄的陪同下,在虎秋带了二十个弟兄的保护下,我往松梅园走。我走出竹屋的瞬间,感受到一股竹林的清新气,微风拂动竹叶,那“沙沙”声,仿佛奏响一曲唯美的乐章。我缓步走着,途经一个小桥,小桥下有水,正涓涓流淌向远方。远处有淡淡的花香飘过。绿烟告诉我,那花香正是从叶紫衣的流云渡飘来。流云渡离我的竹园并不远。绕过小桥,行走几百米就到了。我深吸一口气,快步从小桥走过,我不想惊动叶紫衣,虽然我很想看看这个女人的样子。枫不在,我很害怕,我只能躲开她。

花香扑鼻而来,甜中带腻的味道,是玫瑰散发出来的香气。我不喜欢玫瑰,那大朵地绽放,太艳,太张狂。我更喜欢绿色的植物,比如清竹,比如绿松。坚强挺立的模样,总让人生出敬意。我静静地走,原来,我和叶紫衣所居住的地方,是世外桃源,远离闹市,仿佛是山中的某个地方,我分辨不清。

松梅园在我的竹园与流云渡的三角地带。从我的竹园出来,只需走个把时辰就到了。因为受伤刚刚痊愈,我走得气喘吁吁,额头渗出了细细的汗珠。绿烟和蛾黄赶紧过来搀扶着我。

癫痫到底遗传吗
儿童癫痫患者的护理
导致癫痫病的原因

友情链接:

马毛蝟磔网 | 康辉旅行社 | 清明节几月 | 兵马俑一号坑 | 狗狗喜欢什么玩具 | 元服装批发市场 | 数学中的希腊字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