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儿童室内娱乐设施 >> 正文

【江南小说】车站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透过车窗,看着那抹深绿最终从眼前消失时,林若溪的视线再次模糊了。

心,就像车窗上的雨滴,一点一点的凝聚,冷却,嘀哒,嘀,哒,嘀哒过不停。林若溪情不自禁地环抱着自己,闭上眼睛,依然是,刚刚拥她入怀的感觉,只是恍惚得有些不真实。

当返程的列车缓缓驶进站台,林若溪知道是时候离开这座城市了。看着苏雯雯依然如孩子般纯净的笑脸,以及雨幕下越发显得清澈的眼眸,林若溪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来,抱一下。”苏雯雯便听话地扑进林若溪伸开的双臂,环住他,温顺地靠在林若溪的胸前,片刻地停留,看着苏雯雯身后来来往往的人群,和突然大了起来的雨点,林若溪心中暗想,它们必定也是想捉弄自己的吧,所以淘气地跳进了眼眶,一下子就模糊了双眼,林若溪不得不松开双臂,笑着对苏雯雯摆手说再见,她也亦然。

踏入车厢,顿步,回首,扬手,微笑,再见,迎向着的依然是苏雯雯高扬的小手和微笑着的脸,然后,就那么无望地看着她转身,缓缓离开,没有回首,直至苏雯雯那深绿色的长裙消失在自己的视线,林若溪的脑海里,便只有这连绵不绝的雨声。如潮的往事,瞬间汹涌澎湃,并迅速将林若溪吞没,令人窒息的疼痛,再次铺天盖地,无情地向他袭来。

2.

走出那个陌生的村庄,林若溪一个踉跄,脚下一滑,险些摔倒。

脑子一遍遍回荡着村民说着的:“苏雯雯?我们这儿从来就没有苏姓人家,你找错了地儿吧?”说罢,长者一边摇头,一边叹息着顾自走远。林若溪终于彻底绝望了,握着手上的最后一次问来的地址,以为这次一定可以找到苏雯雯,却没想到她竟如石沉大海一般,再无踪影。

林若溪摇摇晃晃地来到车站,背上的衣衫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太阳毒辣得像一把火,将站台烤得炙热。扶着栏杆的手,瞬时被灼痛,可林若溪竟拿不开,仿佛他全身的重心全凭这灼手的栏杆支撑,不然的话就会轰然倒地,来来往往的车流,折射着刺眼的光芒,林若溪只觉太阳穴一阵阵地刺痛,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直到太阳偏西,他才勉强赶回到学校的单身宿舍,一时间,漫无边际地失落痛彻心扉。

原本打算等苏雯雯高考一结束,就当面还她一年前欠下的解释。好不容易等到高考落幕,当林若溪去到苏雯雯所在的班级,问及班主任苏雯雯的下落时,才知她一结束考试,就直接回家了。

学校放榜的那天,林若溪早早地等在自己的宿舍兼办公室,以为总是会再见到苏雯雯。只是林若溪怎么也没想到落榜的苏雯雯,看过了自己的分数后,依然选择了悄无声息地默然离开。

3.

一次偶然的机会,林若溪得知一所重点院校的世伯,可以争取到一个学位后,林若溪便央世伯替苏雯雯保留学位,并开始着手为她筹备学费,只等苏雯雯入校注册,当务之急是找到苏雯雯。然而,按着问苏雯雯的班主任要来的通讯地址,连续发出的三封信件,都石沉大海。

各大高校的录取通知书已陆续送达,新生们也开始陆续入校报到,林若溪还是没有苏雯雯的下落。重点院校的世伯再次催促林若溪还要不要继续为她保留学位,林若溪不容置疑地答道:“要,我正在为她筹备学费。”

“林若溪,那个女孩是谁啊,你要如此地帮她?”世伯问道。

“她是我女朋友。”

“女朋友?林若溪,你可要小心啊,女孩读完大学后眼光会很高,到时别弄得人财两空啊。”

“不会的,我对她有信心,等她毕业后我们就结婚。”

“好吧,那你尽快找到她,我们好办入学手续。”

没有苏雯雯的任何消息,林若溪开始着急起来,只得奔赴于周边各个高考复读班,希望能有她的任何蛛丝马迹。多次的奔赴,问询无果,只得向苏雯雯以前的另一位班主任打听她的住址,握着来之不易的另一个有关苏雯雯的信息时,林若溪如获至宝一般。可是,曾经以为的这个至宝,竟最后一次彻彻底底地将自己打败了。他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勇气才支撑着让自己从车站回到宿舍。

两个多月以来,满世界疯狂地找寻,终于以彻底的失败告终,残留在记忆里的,是那今生再也磨灭不去的疼痛,每回想一次,都会痛彻心扉,然而,整整两年了,苏雯雯一直断断续续地出现在林若溪的梦里,挥之不去。午夜梦回的往昔,历历在目,清晰如昨。

4.

高二下学期开学不久,有一天,当林若溪踏进教室站在讲堂上,习惯性地望向苏雯雯的座位时,第一次看见不过十七岁的苏雯雯,竟然带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安静地坐在教室里,林若溪满脑子都是惊诧,这个一向活泼开朗,文科成绩突出的女生,一年前就已引起自己的注意。她为什么会带了一个小男孩来到学校的教室,这个小男孩又是谁?从此,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苏雯雯就会带着那个小男孩出现在自己的课堂上。几次话到嘴边想要问询,终又忍住。只是,这个谜一般的女生,开始日复一日地,渐渐扎棵在自己的心底。直到期末考试几周前的一个周末,苏雯雯前来向林若溪辞行。

苏雯雯之所以特地要向林老师辞行,是因为所有的科任老师中,林老师是最器重自己的,几乎每堂课上的课堂提问,给了她很大的信心和鼓舞。苏雯雯所能想到对林老师的最大尊重,就是决定辍学前的最后告别,然后悄无声息地离开。

林若溪这才知道,小男孩是比苏雯雯小了九岁的弟弟,半年前就遭遇到突如其来的家庭变故,生活的艰辛让她作了辍学的决定,将弟弟带在身边的那些天,是父亲竭尽全力为她筹备生活费的日子,为的是有人可以照应弟弟的生活。

心中的疑问,终于解开了,同时也印证了自己部份的猜测,如果不是处境艰难,苏雯雯怎么会一边上学一边带着年幼的弟弟?可是,为什么,平时所见到的苏雯雯,依然可以有那么明媚的笑容?即便眉宇间偶尔也会有蛛丝马迹的阴霾,却也只是稍纵即逝,尔后,依然是那么地活泼,开朗。不知为什么,林若溪想也没想,就急急地不许,不许她辍学。情不自禁,想要抚去她的忧伤。于是,在他的励志鼓舞下,苏雯雯毅然地决定听从林老师的说教,并愿意接受他暑期班培训学费的资助。

慢慢的,每到不上课的同末,苏雯雯偶尔就会去离自己教室不远的楼梯口处,林老师的卧室兼办公室里,逗留片刻,看看他案前的文学杂志,彼此很少交谈,这个不过比自己年长五、六岁的科任老师,有着阳光般温暖的笑容,就像邻居家的大哥哥一般,和蔼可亲。一切是那么地美好和坦荡,对苏雯雯来说,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就是对林老师知遇之恩的最好回报。

然而,一切的平静与美好,却被林老师亲手打碎了。

那是一个平常的周末午后,苏雯雯看完手中的杂志,向林老师道别,准备去教室自习时,却猝不及防地被林老师突然拥吻。初次被吻的苏雯雯顿时如受惊的小鹿,迅速地逃离了林老师的办公室,心里惊魂未定,恐慌和害怕让苏雯雯再也没有踏入林老师的办公室,很快就到了暑假。

5.

近一个月的暑假,对苏雯雯来说,是痛苦而又漫长的。面对家庭变故的种种,每一天不停地在心中默默为自己打气:“这比起一个人的一生来说,算不了什么;这世上,还有许多比我们更不幸的人。”日子便在这日复一日的煎熬中,慢慢推进。

一切的痛楚,在有一天父亲递给自己一封已拆阅的信里,给苏雯雯带来了一丝慰藉。信是林老师写给父亲的,他希望苏雯雯可以再坚持一年顺利参加高考,如果这时辍学就太可惜了,并承诺已为她准备好了暑期补习费,希望苏雯雯可以如期返校。

握着手里的信件,不知何时,苏雯雯早已泪流满面,眼前浮现着林老师听说自己要辍学时的焦急和不许,以及他那每一次必会点自己回答问题的课堂,还有那个,那个被他突然吻住的午后,那么,他必是喜欢着自己的吧。而这突然的感受,慢慢成了那最艰苦岁月里,唯一的一点温暖。这世上,除了林老师,大概在别人眼里,甚至在上帝眼里,自己都是多余的吧?否则,命运怎么会在自己原本应是花季的,十七岁的人生路上,划下道道沟渠,设下重重屏障,难以跨越?

苏雯雯如约来到学校,敲响了林老师的房门,来取为她准备好的补习费。突然,林若溪将苏雯雯整个人紧紧环住,并俯下身子,轻轻吻住了她的唇,极尽温柔而又缠绵,这一次,苏雯雯再也没有挣脱,所有的痛楚,在这个吻里慢慢消融,苏雯雯又回到了初见时的那般总是快乐的模样。

重返课堂的苏雯雯,在老师和同学们面前,依然是那么地明媚,活泼。偶尔也会有一两滴泪滴落在自习时的课本上,那些蝇头小字,便被一个个地放大,模糊。苏雯雯总是不着痕迹地悄然抹干打湿了的眼眶,然后深呼吸,让思绪重新回到书本上,因为对她来说,明天还能不能来到明亮的教室,永远都是一个未知数。只是在夜深人静的午夜,泪水一次又一次地湿了重复着的噩梦:命运之神整晚地掐住她的咽喉,夜复一夜地亡命天涯……每次惊魂未定地醒来,苏雯雯总是满脸泪水地拥抱着战栗的自己,祈求上苍的垂怜。然而,横在面前的突如其来的变故,依然是那难以跨越的万丈深渊,但却不能绕道而行,只有努力向前。

6.

自从第一次偷吻了苏雯雯,林若溪再也忘不了这个将悲伤深藏的坚强女生,仿佛他生来就是要为她抚平人生的伤痛,他是为她而生。以至于,苏雯雯以后的每一次踏入,林若溪都会情不自禁地拥住她轻吻,那是第一次为一个女孩的怦然心动,然而,这之后不过短短两三次的亲吻,竟成了林若溪毕生永恒的回忆和伤痛,后来发生的一切是那么的残忍,甚至彻底粉碎了自己一生的幸福。

在那个校风严谨的校园时代,爱情,绝对是令人谈虎色变,堪比洪水猛兽。对于校园恋情的风气,学校是严厉制止,打击,就连老师也无一幸免。先后已有两对师生被学校开除,都是因为科任老师与课代表过往甚密的缘故,其中的一对,不过是晚自习后在校外的酒吧里喝酒,就被强制敕令退校。

在一次全校教职工的大会上,林若溪也被列入危险份子的名单,他实在不知道,苏雯雯不过偶尔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只是看看杂志,以及那三两次短促的轻吻,短暂的逗留,而校园竟然掌握了蛛丝马迹一般,这让林若溪非常诧异。

当苏雯雯再次踏入自己的办公室时,林若溪只是在她的唇上印了蜻蜓点水的一个吻,然后独自丢下苏雯雯,就漠然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忙碌着桌前的教案。不过几分钟的尴尬沉默,苏雯雯就满脸羞红,既而惨白地没有任何言语地退出了林若溪的办公室,慌张地回到自己的教室,眼角不知何时,淌下了一串泪水。原来,林若溪,他根本就不是自己人生的避风港,他是老天派下来的骗子,不过,这些又有什么呢?比起那些经历着的痛楚,这些又算得了什么?不就是偷偷的一个吻吗?不就是自己主动投怀送抱的一场羞辱吗?不过只是他人内心的一丝怜悯和同情罢了。

想到同情,苏雯雯倔强地握了握拳头,从此以后,将所有的悲伤隐藏到再也无人能企及的更深处,不再明媚,不再欢笑,只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直到那个课间,当苏雯雯看到那个着花衣的女子被林若溪客气地迎出自己的办公室时,苏雯雯终于明了林若溪为何会对自己前后判若两人,原来,自己不过只是他的一个试验品,以及他瑰丽人生舞台上的一个小丑,那个花衣女子才是他的公主。可是,心里,仍然是隐隐的疼痛:“林若溪,为什么在你知道的,我的那么多的痛楚的家庭变故面前,在我伤痕累累的伤口上,你还要那么残忍地撒上一把盐?那些细碎的吻,只是为了骗取我的泪水吗?”

然而,更令苏雯雯不解的是,当补习结束的最后那天中午,苏雯雯趁同学不备,鼓足勇气,将约他晚上于河边见面的小纸条放在了他的办公桌前,为的就是要一问究底,谁知林若溪竟一整晚的不知所踪,毗邻教室门口处的他的办公室一直漆黑一片,直到苏雯雯随着下晚自习的同学,经过他的办公室门口回到宿舍时,甚至是就寝的铃声拉响,而教学楼处,林若溪的房间仍然没有亮光,苏雯雯便彻底死心了,从那一刻起,那个叫林若溪的男子,便在自己的生命里开始死去,无需再去追问,他是自己今生里,永远无法诉说的一个伤痕。

7.

非常客气地送出着花衣的女子,林若溪顺着眼角的余光,发现课间休息的走廊上,有三五个嬉闹追赶的男生,和三两一起说笑的女生,而苏雯雯正怔怔地望着自己,随即又扭转了头,开始了与别的女生大声地说笑着什么,林若溪的心突然被刺了一般,有一股说不出来的疼痛,而这,比起从此以后形同路人的冷漠,又算得了什么?

林若溪怎么也没想到,刚刚送走的校长千金,是给自己通风报信的:如若,他再与那女生见面,校方一定会追查出女生,并追究双方的责任。要么,揪出女生,要么,林若溪承担所有的责任,在全校的教职工大会上作深刻检讨。自从苏雯雯悄无声息地退出自己的办公室,林若溪就已断定,如此自尊而又坚强的她,是再也不可能会踏入自己的办公室,而从此以后的不相见,是唯一的保全。

癫痫病的护理有哪些
哪里治疗癫痫疾病较好
治疗癫痫病有什么方法

友情链接:

马毛蝟磔网 | 康辉旅行社 | 清明节几月 | 兵马俑一号坑 | 狗狗喜欢什么玩具 | 元服装批发市场 | 数学中的希腊字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