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儿童室内娱乐设施 >> 正文

【摆渡】离婚(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段时间,何几的心情,一直像一捆风化朽坏的破布条,轻轻一撕就是一绺,再一撕,又是一绺。

何几在小城的一所中学教书,十多年了,依然还是个中教一级。本来今年,何几觉得无论如何,自己是该进副高的了。但他苦苦准备的那些评审材料,今天被学校退回来了。学校评审小组的人说,何老师啊,我们认真研究了你的材料,毫无疑问,你是努力的,也是优秀的,但是名额有限,咱们学校优秀的老师,实在太多了。

“那就算了。”何几说,“我又不是不知道。”

“何老师,你可别有思想负担……”

那人还想说些什么,何几已经走出门了。何几心里乱,不想理他,腋下夹着厚厚的一叠申报材料,急匆匆就出了办公楼。

何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半年前,何几的老婆乔乔学驾照,学着学着,就跟着一个外地教练跑了,那时他们已结婚十年。老婆发短信说:“老公,我出轨了。”连声对不起都没有。

为上学接送方便,女儿住到她爷爷奶奶那边去了。诺大的家里,只剩下何几一个人。

明天就要去办理离婚了。何几精心炒了几个小菜,准备把家里那瓶茅台喝了。这瓶茅台,还是乔乔娘家陪嫁过来的,当时是一对,女儿出生时喝了一瓶,这瓶酒留到现在,十多年了。喝了这瓶酒,这段婚姻,就算了了。

房子是婚后五年才买的,乔乔说:“她不要房子,也不要车子,叫何几给她十万块钱,其余的,她什么都不要。”何几觉得,乔乔也不心狠,要是有钱,再多给她十万也行。

菜炒好了,朋友曲一也到了。曲一说,好隆重啊,喝茅台。然后他就两眼放光,极麻利地把那瓶酒开了。

“好酒。”曲一和何几碰了碰杯,然后他把那杯酒端到鼻尖前,闻一闻,呷一口,随后又大赞好酒。

“好酒。”何几说,“但好酒没好事,今天请你来,是想问你借点钱。”

曲一没有回答,他拿起桌上的酒瓶,对着灯光仔细地看。

“喂,老兄,到底借不借?”何几说,“我只借五千,下个月发工资,就还你。”

“不借,要借就借一万。”曲一说。

“不用,我只差五千,明天到民政局了,就给她。”

“那行,我马上转给你。”

曲一掏出手机,当即给何几转了一万块钱。

“不是说只要五千吗?”何几说。

“一万。”曲一说,“不用还。”

“开什么玩笑!”何几说。

“兄弟啊,真不用还,你这瓶酒,至少值两万。”

“怎么会,现在听说只卖两千多嘛。”何几说,“当时只要几百块。”

“你不懂。”曲一说,“05年的飞天茅台,到现在,15年了,两万块钱没地方买。咱今天这酒,喝到价了。”

“真的?”

“真的。”曲一说,“我应该先看清楚再开,亏死兄弟你了。咱一个月辛苦教书,也就挣小几千块钱。喝这酒,太罪过了。”

何几和曲一是同事,平时两人关系挺好,所以何几才找他借钱。更重要的一点是,曲一也是离了婚的。这时听曲一说这酒值钱,何几心里确实有些不好受,但转念一想,婚都要离了,一瓶酒,再贵又算什么。

“喝。”何几说,“咱是爷们,离婚也离隆重点。我喝一口大的,争取干下去三千。”

“你喝三千,我也喝三千。”曲一说,“这婚我又不是没离过,谁怕谁!”

何几觉得,这茅台还真香,两个人也没怎么劝,就喝完了。何几又去厨房柜子里,翻出一瓶酒来,还想喝,但曲一不肯喝了。

“咱们不喝了。”曲一说,“咱们出去玩去,离婚是件很他妈闹心的事情,应该出去乱玩。”

“玩什么?”何几说,“我又不赌钱。”

“新城梦想来了几个新水子,咱们去看看,去那里喝。”曲一说。

“算了,我从不出入这些场所。”何几说。

“你还从没离过婚呢,不是也要离了吗?”曲一怼了何几一句。。

“但那种地方,太糟钱了。”何几说。

“放心,哥有钱。”曲一说,“以前没钱,就离了婚了;现在有钱了,不玩干什么?”

何几也听说过,去年猪肉价格爆涨,曲一和几个朋友往广东一带贩猪,大赚了一把钱的,现在看来是真的。

“兄弟,你听我的,借你的一万,不用还,你以后要是用得着,随时开口。”曲一拍拍何几的肩膀,又拍拍自己的胸脯。

新皇梦想是小城一家新开的娱乐会所,因为新冠影响,小城的这类声色场所,几乎都倒闭了。但这也给另一些冒险家带来了机会,一家更大更气派的场子又开起来了,只是新冠的影响还未彻底过去,来会所里玩的人还不是很多。

曲一要一个雅致的小包房,他交待服务小姐说:“叫两个新水子来倒酒。”然后就去翻目录点歌。看他的派头,似乎是这里的常客。

进來的两位小姐年轻,漂亮,浑身都是香水味,很好闻,还伴有一些女人特有的气息。何几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在上升,他已经半年多没碰过女人了。该来的就来吧。何几想。也许是酒精缘故,何几总觉得坐在身边的女子,有几分似曾相识。

曲一和另一个女子一会喝歌,一会喝酒,有时还动手动脚。何几有些不太适应,就不看他们,专心和身边的女子喝酒。何几觉得,这女子还不错,谈吐有礼,模样可人,喝酒也不耍赖。醉眼朦胧中,何几又想到明天的事情,更想喝了,只希望一直喝,不要停下来,最好时间也静止算了。

也许过了一万年,也许就是一分钟。何几醒来时,发觉身边躺着一个女子,何几一动,她也醒了。那女子往何几的身边还靠了靠,何几感觉到她只穿了胸罩和小裤,她的身上散发着甜蜜诱人的青春气息。

“呵呵。”何几朝她笑了笑,不知说什么好。

“来吧。”她小声说,“你朋友叫我好好侍候你,但昨晚你太醉了。”

“那我就来了。”何几说。

何几翻上那女子身子,吻她,抚摸她。何几的身体充满火一样的渴望,但不知为什么,却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欲望的潮水袭卷上来,动作就有些粗野,他看见那女子皱了皱眉,心里有些怜惜,也有些不好意思。

“对不起了。”何几在她耳边轻声说。

“老师,我要。”那女子闭着眼睛,喃喃地说。

“老师?你知道我是老师?”

“初中时你还教过我呢。”那女子看了何几一眼,羞涩而又妩媚,她回头又说,“我一直都喜欢你,我要你……”

好似挨了一记闷棍,何几突然全身僵硬,随即又似被火烧着一般,他一下子从床上翻到地下,胡乱地套上衣裤,逃也似的朝门边冲去。还没打开门,昨夜蓄积的酒水一下从胃里冲了出来。

“我要和你离婚!”何几心里喊。

出得门来,何几差点连胃都吐出来了,仿佛还有泪,还有一生的苦水。

(原创首发)

        

癫痫专业诊疗的方法
儿童癫痫病的起因
羊羔疯治疗的方法

友情链接:

马毛蝟磔网 | 康辉旅行社 | 清明节几月 | 兵马俑一号坑 | 狗狗喜欢什么玩具 | 元服装批发市场 | 数学中的希腊字母